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365好还是bwin好|相互宝会员破亿 网络互助监管和商业化向何处去
[摘要] 本报记者李晖北京报道继今年8月宣布成为全球最大互助保障平台后,相互宝日前披露会员数量突破1亿名,累计救助患病成员超1万名。根据相互宝官方数据,截止到2019年11月27日,平台一年内救助11928位重病成员,给出互助金18.75亿元。整体来看,目前相互宝及其他网络互助类产品的定位和规则设置处于市场探索阶段,并无任何相关主管部门对其厘定监管框架。而在非相互宝用户中,这一比例仅为20%左右。

 

365好还是bwin好|相互宝会员破亿 网络互助监管和商业化向何处去

365好还是bwin好,本报记者李晖北京报道

继今年8月宣布成为全球最大互助保障平台后,相互宝日前披露会员数量突破1亿名,累计救助患病成员超1万名。

这一发展速度一度超过此前蚂蚁金服旗下的“网红”产品余额宝。当单一互助保障平台进入亿级规模后,其所匹配的技术含量、业务模式和监管环境均在发生变化,创新价值和发展方向也再度引发行业热议。

网络互助缘何火爆?其是否能够真的提供保障价值?这类业务如何实现商业化运转?又该怎样进行合理监管?

不是保险价值何在?

“相互宝”是支付宝app上线的一项大病互助计划,于2018年11月正式成立。支付宝用户符合健康告知要求并通过综合信用评估,就能免费加入。加入的成员遭遇重大疾病(范围100种),可享有30万或10万元不等的保障金,费用由所有成员分摊。

根据相互宝官方数据,截止到2019年11月27日,平台一年内救助11928位重病成员,给出互助金18.75亿元。救助成员中,80后、90后占比49.4%。最高发的前五种重疾为甲状腺癌、乳腺癌、肺癌、意外伤害、急性心肌梗塞。受助人数最多的省份为河南、山东、湖北、江苏、广东,均为人口大省。

“相互宝”显然不是保险,其没有提取保险金、满足偿付能力要求等方面的规定。相互宝负责人邵晓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和普通商业保险相比,相互宝区别主要有二:第一,相互宝本质上采用的是群体公约模式,传统商业保险是平台和个体合约。第二,互助类产品先获得保障,后参与分摊,有点类似于先享后付。

较之传统商业保险,上述网络互助模式倾向“宽进严出”,在准入门槛、调查流程、赔付周期和赔付金额上,与传统保险存在差距。但其极大降低了一些没能力进入商业保险范畴群体的保障门槛,此外也对大众大病保障有明显的启蒙教育价值。

根据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对4.2万名相互宝成员进行调查后发布的《相互宝社会价值研究报告》显示,受访成员中,10%的人除了相互宝外没有其他任何保障。30%的受访者年收入低于5万元。37%的受访者年收入在5万~10万元之间。如果生病,54%的受访者只能勉强承担10万元以内的医药费。能承担30万元以上医药费的受访者不到14%。

如何分摊,谁来监管

由于相互宝的会员数量增长极快,这也导致成员会员费的分摊很快水涨船高。一年来,分摊费用从几分钱涨到了3块多。虽然上述分摊费用绝对值并不高,但随着互助计划整体会员数量激增,成员仍担心分摊费会无限制增长。

此前,相互宝为了给到用户明确心理预期,通俗易懂,曾提出每年分摊费188元封顶的承诺。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透露,今年的分摊金额会在12月公布,同时会预测2020年的数据,会比188元还低。

尹铭表示,在未来的加入计划人群规模稳定后,分摊费会在恒定区间不断动态变化。但整体来看,由于加入群体更为年轻化,相互宝会员十万分之一的重疾发生率远低于社会的平均水平(千分之一)。此外,人数增加后资金的使用效率提高。“第一次扣款分摊的时候,是1分钱救助1个人,但今天,分摊金额3块钱是2000个救助人,平均下来是1.4厘/人,帮助每个人的成本更低了。”

整体来看,目前相互宝及其他网络互助类产品的定位和规则设置处于市场探索阶段,并无任何相关主管部门对其厘定监管框架。按照其性质,既不属于保险产品受到银保监会监管,《慈善法》也不将其列为慈善公益范畴。平台如何定性?由哪个部门监管、如何监管?均还没有明确答案。

对此,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认为,从定位差异上看,网络互助平台补充和完善了中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实质提供的是从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和商业保险体系之外第三种保障形式,需要从更高视角去进行监管的顶层设计。

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潘红艳认为,相互宝更像是一种商业和公益的结合体,具有类保险产品特点。“其创新之处已经在超越规则和制定规则,这种探索未来也有可能成为监管对此领域制度设计的参考。”

商业化方向:设置场景到中介转化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相互宝具备公益的初心和实质,但其定位仍是一款商业化产品,需要具备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

据记者了解,目前相互宝的基本模式是对每位加入的会员收取8%的管理费,用于案件调查、产品运营、技术、支付扣费等工作。“但上述收费目前hold不住运营成本。未来需要靠提高科技水平来进一步降低成本,如果明年的科技和人工的比例可以达到8﹕2,管理费则基本可以覆盖成本。”邵晓东表示。

虽然目前网络互助的商业化模式并不明朗,但多家互联网巨头均已在此领域积极屯兵。去年以来,蚂蚁金服之外,腾讯、京东、苏宁、美团、滴滴、360也已经入局“网络互助”。此外,垂直领域的水滴互助、轻松互助都已拥有数千万级别用户数。

究其原因,仍是互联网思维中用户和体验至上的延伸。业内共识在于,传统保险公司销售人员刻板印象和复杂保险条款均成为大众购买保险的门槛。互助计划几乎无门槛、体验便捷、规则简单清晰且具有慈善性质,对年轻一代吸引力巨大,可以快速形成一个保险入口和黏性场景。在此基础上再嫁接标准保险产品就更容易。

以相互宝为例,在其页面上目前就有升级“好医保”的提示选项,在大病保障意识普及到位后,转化变得水到渠成。上述《相互宝社会价值研究报告》数据就显示,51.5%的人加入相互宝后,会考虑再购买保险来增强保障。而在非相互宝用户中,这一比例仅为20%左右。

包括轻松集团、水滴公司等发起于网络互助计划的公司,也已通过升级为互联网保险平台和接入保险商城等方式逆向渗透保险领域,目前看来这或是网络互助计划商业化的可行模式。

(编辑:何莎莎校对:颜京宁)

来源: 中国经营网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